1. <code id="hy5op"></code>
    1. <strike id="hy5op"><video id="hy5op"></video></strike>
      <big id="hy5op"><em id="hy5op"></em></big><big id="hy5op"><em id="hy5op"></em></big>
      <strike id="hy5op"><sup id="hy5op"></sup></strike>
    2. <code id="hy5op"></code>
      • 打印
      • 收藏
      • 加入書簽
      添加成功
      收藏成功
      分享

      一線醫護的心理問題會否集中暴發

      2月18日,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一名護士。

      “這是從未見過的武漢”“這里發生的一切超乎原本的想象”“心疼武漢”——很多支援武漢的醫療隊醫護人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,都會這樣描述疫情至暗時刻他們看到的武漢。

      噩夢一般的疫情初期,面對未知的病毒、亟缺的防護物資、蜂擁而至的病人,還有每天不斷攀升的死亡人數,每天奮戰一線的湖北醫生或多或少都曾有過驚惶時刻:慟哭、失眠、恐懼、焦慮、內疚……有專家認為,此前一線醫護人員處于應激狀態下,當疫情得以控制并迎來結束曙光時,他們的心理問題可能會集中暴發。

      疫情過去之后,湖北的醫護人員們,如何治愈心傷?

      曾經,做好必被感染的準備

      2019年12月底,武漢出現不明肺炎的消息在坊間傳開,武漢的醫生圈子里,更早獲得這些信息,熱鬧的春節氣氛下,涌動著一股暗流。

      武漢的變化是從鐘南山接受央視采訪后開始的。武漢市第四醫院醫生宋亞鋒回憶,從1月20日鐘南山院士明確“新冠肺炎人傳人”的論斷,到1月23日武漢封城,再到1月26日禁止私家車通行,“一切決定來得倉促而急迫,一線醫生倉促上陣,打一場毫無準備的戰爭,面對未知的病毒,也就注定了這場戰爭的慘烈”。

      有多慘烈?武漢市某三甲醫院沈明華醫生回憶,發熱門診就診人數真正的暴漲,大約是在武漢封城之后。“1月底,我們醫院的床位已經完全不夠了,發熱門診的同事告訴我,很多病人在門診掛著號,人就已經不行了……每天有很多病人去世,同事們的心理狀態也很差。”

      武漢醫院里出現的這些現場,被稱為“醫療擠兌”。

      急診科本來是用來緊急處理危重患者的科室,一般情況下醫護人員搶救結束后,病人就得轉到其他病房。但當時,可以接收新冠肺炎病人的病房床位都是滿的,出現病人滯留的現象。“前面的病人轉不出去,新到的病人又缺少設備和人員實施急救。”武漢市普仁醫院急診科護士長蘆純紫發現,急診科開始有一種“異樣的情緒在發酵”,“但是醫院還是得收治,否則病人出去后就是一個移動的病毒源。”

      不久,蘆純紫所在科室有四名醫護人員CT檢測顯示病毒性肺炎。蘆純紫也陷入了失眠的困擾之中,她常常想:“大家忙不忙?物資夠不夠用?有沒有暴露的風險?”越想越睡不著。

      自己是否被感染新冠病毒,是所有奮戰在一線的醫護人員每天都在問自己的問題。有一段時間,宋亞鋒身邊的同事不斷倒下,再加上每天面對危重和死亡患者,他變得徹夜徹夜不能入睡,這樣的心情直到第一輪15天隔離病房工作結束,輪休隔離14天后才慢慢平復。

      沈明華則因為妻子被確診新冠肺炎,2月上旬開始在家里自我隔離。“其實她1月底就出現癥狀了,2月4日那天被確診,隨后妻子住院治療,而我仍然在家里隔離。當時,和妻子同病房的病人,每天都有去世的,我不是做傳染病出身,找我同學問下一步該怎么辦,怎么治療。每天都過得很焦灼。”

      武漢之外的城市,情況也并不樂觀。

      齊滿是黃岡市某醫院的醫生,他告訴記者,1月9日之前,他的醫院已經接收了不明原因肺炎病人,不過當時醫生們把它稱為“特殊肺炎”。“剛出現這種病例時,醫院在防護方面沒有特別重視,還是按普通肺炎來治。我們科增加了戴口罩、勤洗手的流程,其它的與平時沒有什么不同。”

      1月16日,齊滿出現了咳嗽、腹瀉、發燒等癥狀,還出現了畏冷的現象。1月17日,他在醫院做了肺部CT檢查,發現自己肺部已經出現感染,查了血常規后,齊滿懷疑自己感染了這種“特殊肺炎”。

      找好換崗醫生,齊滿去呼吸科想要辦理住院,他驚訝地發現,呼吸科已經收治了很多例“特殊肺炎”的病人,床位已經沒有了。“雖然在一個醫院工作,但我們并不知道這個情況。我們只是隱約聽到,醫院的ICU現在只收肺炎病人。”

      于是,齊滿回到家里居家隔離。1月20日,他去醫院復查CT時,肺部病灶擴大,他自費購買了當時專家的推薦藥方:磷酸奧司他韋、蓮花清瘟膠囊以及可樂必妥。幸運的是,1月30日,齊滿再次復查CT時,病灶已經逐漸吸收,病情有所好轉。

      齊滿居家隔離期間,他所在的科室陸陸續續出現疑似感染的病例,“我們科室氣管切開的病人很多,醫護人員感染風險很高,又沒有相應的防護物資。我們曾向上級要求停科、封科,沒有被批準。”齊滿回憶,當時科里所有醫生都抱著必感染的心態工作,每天人心惶惶,隔兩天就去做個CT檢查。

      后來,齊滿的科室被迫關停,因為科室14名醫生中有11人先后出現了疑似癥狀,病房里大約40名患者中,也有一半以上被感染。

      面對未知病毒的焦慮和緊張,是當時湖北一線醫生們的普遍情緒。2月3日~14日,西南大學郭磊牽頭的一項針對全國1.4萬人的公眾心理狀況調研顯示,對于病毒和死亡,醫護人員群體的抑郁、焦慮、恐懼、內疚情緒在受訪群體中最為嚴重。郭磊團隊接到的300多個心理求助電話中,很多是從武漢打來的。“電話打過來,那頭的人什么都不說,就是哭,一哭就好幾分鐘。”

      對于病毒和死亡,醫護人員群體的抑郁、焦慮、恐懼、內疚情緒在受訪群體中最為嚴重。300多個心理求助電話中,很多是從武漢打來的。“電話打過來,那頭的人什么都不說,就是哭,一哭就好幾分鐘。”

      后來,全國支援恢復信心

      湖北一線醫護人員苦苦支撐之際,全國聯防聯控措施啟動,火神山醫院、雷神山醫院相繼動工,全國多個省市派醫療隊進駐武漢及湖北其他城市,方艙醫院作為實現病人“應收盡收”的創舉,相繼投入使用,救治的混亂無序逐漸得到緩解。

      暢銷排行榜
     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
      monitor
      在線客服

      工作日:
      9:00-18:00

  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