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code id="hy5op"></code>
    1. <strike id="hy5op"><video id="hy5op"></video></strike>
      <big id="hy5op"><em id="hy5op"></em></big><big id="hy5op"><em id="hy5op"></em></big>
      <strike id="hy5op"><sup id="hy5op"></sup></strike>
    2. <code id="hy5op"></code>
      • 打印
      • 收藏
      • 加入書簽
      添加成功
      收藏成功
      分享

      全球垃圾危機

      ——中國“洋垃圾”禁令之下

      2018年6月,哥斯達黎加的一家工廠里堆放著回收材料。

      從2013年開始的“綠籬”行動,2017年開始的“國門利劍”行動,以及2018年開始的“藍天”行動,(核實)中國逐步地構建起了一道防御“洋垃圾“的堅實壁壘。

      中國禁令引發的變革

      中國對“洋垃圾”的禁令,具體涉及56種固體廢物,從塑料、紡織品到電子產品。(核實)由此也暴露了西方在減少、回收和循環利用垃圾的“努力”背后,藏著令人不安和骯臟的真相。至今西方國家都逃避著在國內用有效的方式解決垃圾的問題,而是將硬紙板、塑料薄膜、罐、桶、盒等垃圾裝到船上,然后運往海外。

      中國在發布禁令之前,接收了世界約45%的廢物。英國回收協會首席執行官西蒙·艾林(Simon Ellin)表示,中國從“綠籬”行動開始,改變了全球廢物市場的動態。“中國以前不太在意運送過來的垃圾的品質,美國、歐盟、英國和澳大利亞會把一切垃圾運過去。”但這已成為過去時——2019年9月,英國一家廢物管理公司Biffa為了將生活垃圾運進中國,為其貼上了適于回收的廢紙的標簽,但其實里面摻雜著衛生巾、尿布、濕巾和避孕套,他們被英國法院判處35萬英鎊的罰款。

      艾林認為現在的情況間不容發,“2016年,全球范圍內,我們向中國出口了2800萬噸紙纖維。如果中國停止接收,會留下一個2800萬噸的漏洞,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。整個市場都亂套了。這些材料會去哪里?目前我們還不知道。”

      中國禁令的背后,除了清潔國內環境、妥善處理國內垃圾的意愿,還有一個原因是,中國正在慢慢“開始制造更少的東西”。這種“循環模式”經濟曾在中國運作良好:中國使用紙板來包裝商品,供給外國使用,然后外國將紙板運回中國重新利用,包裝更多的商品,再送往國外。但現在越來越多商品開始在其他地方制造,比如越南、馬來西亞等,那里沒有能容納如此多的垃圾并重新回收利用的能力。中國禁令很快帶來連鎖反應,令西方國家的出口商必須尋找可替代的出口市場。大量的垃圾涌入越南、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,使他們的回收業務不堪重負,導致材料處理不當。然后他們也實行了限制或徹底的禁令。泰國將從2021年起禁止進口外國塑料廢物,越南將在2025年采取行動。

      全球塑料廢物進出口標準的提高將會解決一些困境。2019年5月,《巴塞爾公約》協議附加了一個具有約束力的框架,旨在使全球塑料廢物貿易更加透明并受到更好的監管,這是一種突破。出口國現在必須獲得進口國愿意接收污染、混合或不可回收的塑料廢物的同意。美國是唯一不愿簽署的國家。

      美國僅占世界人口的4%,但生產的城市固體廢物占全球的12%(約2.39億噸,僅35%被回收;德國是回收效率最高的國家,68%的廢物被回收)。世界風險研究咨詢機構Verisk Maplecroft說:“美國人對消費的渴望與其回收的能力并不匹配。美國是唯一一個垃圾產生超越其回收能力的發達國家,映射出其在政治意愿上和對基礎設施投資的不足。美國似乎沒有在國內處理垃圾的決心,而面對著中國和許多發展中國家的塑料進口禁令,這可能會成為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。因為美國一直向這些國家出口大部分的塑料廢物。”值得指出的是,不只是發展中國家對廢物處理付出了沉重的環境代價。在美國,大多數垃圾發電的工廠都位于較貧窮的郊區,當地人較容易受到二惡英和呋喃的影響,從而影響生殖和內分泌系統。

      框架能被執行嗎?《巴塞爾公約》已經為第一世界國家將危險廢棄物運送到較不富裕國家制定了規則,但其執行需要國際支持,顯然這是缺乏的。聯合國環境規劃署說,全球高達90%的電子垃圾(價值近120億英鎊)被非法交易或傾倒。企業聲稱這些垃圾是二手貨物或廢金屬,以此手段來規避公約。

      塑料最難處理

      塑料等包裝在過去60年時間的全球發展中占據著“重要一席”,就像化石燃料一樣不可或缺,它們延長了食物的保質期,令世界的貨物運輸更加高效和經濟。然而,當世界想盡辦法解決一次性塑料的問題時,其弊端也顯而易見。

      提到循環利用,塑料是最難的,因為塑料的用途、添加劑和混合物種類繁多。所有常用的塑料都不可生物降解。用于食品、飲料和煙草的塑料包裝經常只使用一次。它們占據了全球海灘垃圾的61%。

      2020年4月,美國阿拉巴馬州莫比爾市擬出臺新的固體廢物回收計劃。
      位于新奧爾良的Audubon水族館展出了由廢棄瓶蓋和沙灘玩具組成的“大白鯊”,它是“沖上岸:藝術拯救海洋”項目的一部分。該項目由6個大型海洋生物雕塑組成,它們都是用沖上海岸的塑料垃圾制成的。
      在丹麥的哥本哈根,CopenHill新型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屋頂設計為人工滑雪場和休閑徒步區,于2019年秋季開放,年處理垃圾約40萬噸。

      第一種合成塑料,例如酚醛塑料,出現于20世紀早期,但塑料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才在軍事以外的領域廣泛應用。據全球風險研究咨詢機構Verisk Maplecroft統計,自1950年以來,人類已經制造了83億噸塑料,超過幾乎所有其它的制造材料,從1950年的200萬噸增長至2015年的3.22億噸。

      暢銷排行榜
      "; var oldstr = document.body.innerHTML; $(".print-close").hide(); $(".Print").hide(); var printData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"print-div").innerHTML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headstr + printData + footstr; window.print(); document.body.innerHTML = oldstr; $(".m-sc").click(function () { if (islogin == "0") { document.location.href = "/userrelative/login.aspx?backurl=" + document.location.href; } AddFavoriteData(titleid); }); $(".surplus").click(function () { LoadMoreContent(titleid); }); $(".login-Print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In("fast"); $("#printContent").html($(".textWrap").html()); $("html").addClass("hidden"); }); $(".print-close").click(function () { $(".fade,#print-div").fadeOut("fast"); $("html").removeClass("hidden"); }); return false; }
      monitor
      在線客服

      工作日:
      9:00-18:00

    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常見問題